讀書吃頻率──《東京本屋記事》

by 劉揚銘

讀書很吃電波頻率,碰到對的時間、對的地點,有感覺一下就看完;有時放在書櫃裡,幾年都沒翻開

《東京本屋記事》和作者吉井忍手作的「豆本」小誌
《東京本屋記事》和作者吉井忍手作的「豆本」小誌

這本書在架上放了4年,直到前幾天心神不寧、工作不順,想翻一本可以輕鬆讀的書,沒想到5天就看完430頁厚的內容,而且收穫好多。

我有《東京本屋記事》作者吉井忍的簽名,寫著2017年2月19日於讀字書店。還記得那年朋友推薦我看簡體中文版,後來得知出了繁體版,作者還來台灣在許多獨立書店辦活動,趕快跑去桃園讀字書店參加,現場買書不但得到作者簽名,還有作者自己製作的小誌「東京本屋豆本」。

12家獨立書店、出版者的生存方式

吉井忍用中文寫作,大學時曾到成都留學,畢業後來台灣6年,又去了法國務農,再到馬尼拉當經紀新聞記者,又輾轉到中國。2009年她在中國的雜誌《城市畫報》介紹了5家東京的獨立書店,後來覺得這個題目可以更深度撰寫,有機會回東京時就拜訪獨立書店,之後的6年間持續走訪各書店、時不時與店主聊天,才寫出這本《東京本屋記事》。

書中每家店訪談都不只一次,不斷更新追蹤,有老店長過世,下一代繼續受訪;也有店主的孩子長大了,書店搬家,營業方式也有了調整。

介紹的12家書店(包括選書公司和一人出版)的策略未必相同,有開在機場的航空專業書店;有一周只賣一本書、結合藝術展演和書本的書店;也有一年辦500場活動、開課程還賣啤酒的書店;也有一年只辦3、4場活動,以書與雜貨為主的書店;當然也有一半是自由工作空間、一半是書店的例子;也介紹了MUJI BOOK這類把書當做和消費者接觸的「橋樑」的營運模式。

最大收穫是「沒有所謂的正確策略」,每家書店都因為創辦人的經歷、經驗、偏好而有選擇不同的路徑,想達成的目標也不同;此外,許多書店都「不是」創辦人第一次創業,而是基於之前的工作經驗,稍微轉了方向覺得「這個可以做做看」而嘗試至今。書店經營不容易,但每個人都持續找尋存活下來的方法,而且人人不同,各種方式都可能有出路。

為什麼沒有早點翻開這本書呢?書腰上推薦這本書的獨立書店,4年後的今天有些停止營業,有些改頭換面重新營運,當然有些屹立不搖,也有些我始終想去但沒去拜訪。

暴露在正面的機運裡

不過,若是早點翻開,可能也讀不下去,閱讀真講緣份和頻率,能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對的心情遇見,是運氣。既然如此,「增加和書相遇的機率」是讓自己持續好運氣的方法

書櫃總有看不完的書,困擾嗎?《黑天鵝效應》作者Nassim Taleb說,架上那些「可能會看但始終沒看」的書,能夠增加自己和新知識、新點子相遇的機率,他喜歡讓自己暴露在正面的機運裡,所以書櫃有許多沒看過的書──當然書的品質很關鍵,所以如何選擇把哪些書擺在碰得到的地方,也是個學問。

雖然斷捨離流行,我個人也朝「減少身邊不需要的物品」方向前進,為書櫃容量設定上限,多了就必須淘汰,但還是會放一些「覺得想看但一直沒看」的書在裡面,增加我和新想法相遇的好運氣。

畢竟我哪知道,某天肚子好痛而隨便從書架上抽一本書,卻打開一個新世界,引發一個新想法,改變了接下來好幾年的行動,這種機運可不是天天有。

今天就碰上一個,趕快記錄下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