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移除的焦慮感

by 劉揚銘
make each day count

自由工作者時常都有「能做到什麼時候」的焦慮感,接不到案子怎麼辦?被取代怎麼辦?所以常常思考未來的計畫,始終在為下一季做準備、為下半年做準備、為明年做準備……即使如此,常常還是有活不下去的感覺。

以前覺得這種焦慮感很恐怖,後來才知道,即使接案十年、二十年的自由工作者,這種焦慮還是在,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停計畫未來、不停前進,想辦法存活下去。

上班族有新人訓練,或至少有公司制度可以參考、有主管可以問,但好像都沒人告訴自由工作者要有哪些準備,大家都邊做邊學,如果活不下來就找工作去上班(我是希望可以不要啦)。

糊里糊塗混了好多年,終於寫了一本關於自由工作的書《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算是歸納了一些存活方法,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事後回想,自由工作的焦慮和好處,應該是要「不斷想下一步」吧,否則隨時都有活不下去的感覺。

我並不是很有才能又很專業的工作者,但至少可以把自己放在「不努力會活不下去」的位置,逼自己不斷變強。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捨棄安樂只是為了能一直活下去而已。

以前不喜歡這種生存焦慮,但每隔一段時間,回頭看看變強的自己,覺得這種焦慮還不錯。我又撐過新的一天、一季、一年……

to make each day cou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