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學與奴隸制

by 劉揚銘

雖然還是很多老闆用奴隸制度看待管理,但身為多年閱讀商管書的編輯要出來澄清一下,這只不過是1920年代以前的管理學。拜託,別說跟上時代,看看六十年前的車尾燈好嗎?

現代化生產線祖師爺亨利.福特曾經抱怨:「每當我想要一雙手的時候,總會跟來一個大腦。」1920年代的流水線工廠,講求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員工最好無腦,聽老闆的就好。但這樣的管理學,很快就受到挑戰。

二次大戰時為了軍需工業研究大量生產,管理學開始有所演進。彼得.杜拉克寫《企業的概念》時的1946年,就在探討人類如何在構成龐大組織的同時,還能保持協作,講分權和集權、專才和通才的取捨。

1960年代杜拉克開始提倡知識工作者、自我管理的工人和工廠,結果美國人不理他,反倒是日本人接受他以及品質大師戴明(是說追求品質也遠不只生產線QC那一套,而是完整的品質哲學)的理論,並且從工廠的實作開始改良,才有後來日本製造成為品質保證、豐田式生產的神話。

六十年前人家就在講工作者要用知識而不是勞力工作、經營者如何授權分權,才有效率和效能;企業組織成為社會的一個器官,該負起怎樣的社會責任?說功利一點,為了營利,要學會用人的大腦、創意、知識,而不是把人當工具,能承擔社會責任、協助員工成長的企業,會吸引到更多人才,得到更多利潤。

結果今天還是一堆老闆,連六十年前的知識都看不到,繼續用一百多年前的奴隸制來「管理」,真是心寒那麼寒,意冷那麼冷。2020年,談管理學可以不要重複1920年的奴隸學了嗎?

Negative - South Melbourne, Victoria, circa 1934“Negative – South Melbourne, Victoria, circa 1934” by Kerr Bros Studio is licensed under CC PDM 1.0

但話說回來,人家大老闆光靠經營政商關係,剝削環境與人權,把成本轉嫁給社會就發大財了,誰還跟你談創意、知識、大腦、專才通才、分權集權這些不必要的東西啊?圈地養地買樓收租快很多,這才叫效率和魄力,知識工作者咧,你知識是能變現嗎?給我閉嘴,魯蛇乖乖去厭世就好。

同樣的道理,以為念很多書就能賺大錢,才是腦子壞掉。想念書的人會念很多書,想賺錢的人會賺很多錢,草地狀元和炒地狀元是兩回事,彼此沒有因果關係,千萬不要混為一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