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苦中苦,方為台灣人

by 劉揚銘

台灣幾十年來都不缺「檢討年輕人不願吃苦」的新聞,無論是提到年金改革、居住正義的社會議題;或工作就業、景氣循環的經濟現象;甚至pokemon、咖啡店等新趨勢的時候,前人出來警告後人「不要爭吵」、「乖乖努力」的聲音總是重複出現,質疑現在的年輕人為何不「吃苦當吃補」?

有天我終於參透一件事,傳統台灣人的目標就一個字:苦。

台灣人不是以幸福快樂為前提進行人生,而是以「苦」為最高目標,日子過得愈苦愈光榮,生活享受反而是一種丟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如果你還沒成為人上人,那肯定是你吃得不夠苦。

先去吃苦啦!

不問快樂問發財

舉例來說,台灣人鼓勵大家賺錢不花錢,我們最喜歡發財(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有「發財車」)但最不准享受。你想做任何事都會先被問:「這賺得到錢嗎?」而不是被問:「你做這件事快樂嗎?」每一件讓你沉浸其中、享受其中的事,會先受到質疑,而不是鼓勵

你有時間玩pokemon go、有時間上臉書為什麼去不讀書?──可是等你老了,會被質疑為何做不出台灣的pokemon go、做不出台灣的臉書,書都念到哪裡去了?

你喜歡看電影、喝咖啡?為什麼只愛享受,不趁年輕多吃點苦?──可是等你老了,又會被檢討台灣影視產業為何崩壞?為何沒有自己的流行文化?

當產業結構發生變化,會有老師傅出來說:現在的年輕人不想吃苦,都不做這行了──不過他們也不想要自己的子女繼續做這行。

提到上班工作,大老喜歡嘲笑年輕人:只想要生活品質,不先想責任──但在他們心裡,賺錢與社會責任哪個比較前面呢,說不定很諷刺的呢。

在「吃苦才是最高原則」的氛圍裡,小確幸當然是台灣公敵。請搞清楚,台灣人是以吃苦為傲的團體,哪能容得下你享受?你怎麼會認為自己有機會做個快樂的工作並且得到幸福?如果你膽敢這樣想,一定是不願意吃苦!

不顧興趣先忍耐

所以,台灣人最喜歡競爭力了,只不過大多人口中的「競爭力」,比的不是工作熱情、專精與投入,好好享受自己所做的事、得到好成果;而是比誰做得比較苦,誰願意把最多時間花在那些不值得做的事情上。「你在喝咖啡、玩pokemon,有狼性的強國人卻在早起晨讀」就是一種典型,不需要問你是否在做喜歡的事、值得的事,先問你是不是過得比別人更苦,這才是重點。吃得苦中苦,方為台灣人!

於是,工作成為一種「必要之苦」,把自己最重要的資源與專注力放在忍耐上,最好努力去做別人不想做、不願做的事,千萬別去做自己有興趣、好玩的事;因為你要「吃苦當吃補」,千萬不要「會吵的孩子有糖吃」。在台灣人心裡,小確幸是一種看得到吃不到的葡萄,不用想肯定酸的要命,所以比起吃那些酸葡萄,吃苦比較實在啦!

下次質疑別人不願吃苦之前,請先想清楚,吃苦的前提是自我實現,人為了自己喜歡的事物,自然會付出熱情與努力,主動追求完美,達到別人未達的境地。做自己喜歡又擅長的事,每個人都巴不得「痛並快樂著」、努力發揮才能。要求別人不要管做什麼,只要忍耐就對了,才是搞不清狀況的那一邊。

我們早就過了只顧埋頭苦幹,不用抬頭看方向就會好的時代,不把這種「叫你別動腦,乖乖忍耐吃苦就好」的想法翻轉過來,別想有下一波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