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天在尾道】之外遇吃到飽

by 劉揚銘

志賀直哉文學紀念館。2019/11/01。

導覽阿伯招呼我入館。翻開《暗夜行路》對照牆上的圖表,向我解釋志賀直哉強大的描寫力。志賀直哉住在尾道這個房間時,夜晚聽見千光寺的鐘聲從山上傳來,慢慢爬過海面,抵達對岸的向島,被山坡反彈又傳來回音。志賀聽著鐘聲,眼光越過眼前的向島山,更遙遠海面上的百貫島燈塔,一閃一閃的燈光時明時暗……

《暗夜行路》摘錄與解說,志賀直哉在尾道居住一年多的經驗,讓他後來創作了這本小說。

「因為向島山上的樹長高了,現在我們看不到百貫島燈塔,不過如果把樹砍掉,晚上還是看得到燈光喔。

「志賀直哉住在這裡時,向島海邊還是曬鹽場,山坡上有鐵道三條或四條,你看那個UFO的招牌啊,從那個角度看過去就是百貫島燈塔喔……」

「志賀的描寫力啊,夏目漱石、芥川竜之介、川端康成都很讚賞。」

導覽阿伯話鋒一轉:「咦?你一個人來尾道,老婆不在這裡?咦,那根本可以外遇吃到飽嘛!」

『沒有啦,沒有……』(不知為何「浮気し放題」聽在耳朵裡完全沒有障礙)

阿伯:「你這傢伙滿帥的嘛,女人緣很好吧?」(嘴角邪惡揚起、握拳比出小指)

『完全沒這回事啊。』

志賀直哉寫作時的房間,他嗜吃甜食,用在買砂糖的錢據說是普通人的兩倍……

阿伯:「啊,你也是寫文章的?那要不要買一本《暗夜行路》啊?只要979円喔,學學志賀直哉的描寫力啊!寫作要加油,把妹也要加油啊!」(再度伸出邪惡的小指)

『呃,我……我先在台灣買翻譯本啦。』

阿伯:「唉呀,翻譯之後感覺就不對啦。我看村上春樹一直拿不到諾貝爾文學獎就是這樣,是翻譯的問題吧!石黑一雄得獎的時候,日本人都還不知道他是誰咧,但是他用英文寫作,你說對不對?」

『呃,嗯,村上春樹在台灣很暢銷喔,也有人說翻譯和他的原文不一樣。』

阿伯:「對吧,所以你要買原文啊!979円。」

『啊……我……』

幸好此時其他客人進來,阿伯忙著招呼別人。

不知為何這天日文大概都聽得懂,只是回答時很困難。不過,是說,阿伯,我台灣來的,你一直跟人家講我泰國人是怎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