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2020-WEEK15:此乃書之大敵

by 劉揚銘

本周讀了本「新」書:《此乃書之大敵》(The Enemy of Books)原作出版於1880年最強盛的大英帝國,2020年在台灣上市,是新出版社堡壘文化創社第一本書。

編輯為什麼在140年後做這本書?我為什麼在140年後看這本書?它讓我想起書櫃裡的誰呢?

《此乃書之大敵》ft.《帕金森法則》
《此乃書之大敵》ft.《帕金森法則》

紙本書筆記

《此乃書之大敵》作者是19世紀末英國著名的藏書家、本身也是印刷商的威廉.布雷德斯(William Blades,1824-1890,ps.他的印刷公司目前還在營業中)。鴉片戰爭那年他16歲,開始向爸爸學習印刷業務,由於對印刷非常感興趣,日後展開對英格蘭印刷史的研究。

印刷術傳入英格蘭的時間點公認是1476年,這時哥倫布才向葡萄牙王建議往西探索新航路被嘲笑,離抵達新大陸還有十多年時間;東方中國是明憲宗時代,四川爆發苗族起義、湖北也出現荊襄流民,至於日本還是室町幕府時代,但長達9年的應仁之亂即將結束,戰國時代剛剛開始。

話說文藝復興時代英格蘭第一位印刷商威廉.卡克斯頓(William Caxton)印刷的出版品,400年後由本書作者威廉.布雷德斯收藏了450本,並且比對、按時序分類、排列,成為英國印刷史重要史料。

布雷德斯是英國第一位書目學家,因為愛書、喜歡收藏書(找出400年前卡克斯頓初版印刷的古書可不是什麼輕鬆休閒),所以寫了《此乃書之大敵》,說出藏書家的愛和痛苦──火燒、水浸、蟲蛀、灰塵、人的無知和傲慢、忽視、不良裝訂工序、魯莽撕下喜歡頁面的藏書家、還有一手拿著黏牙糖果逼近書架小孩(抖)都是讓書本毀滅的敵人!

/

看到書裡作者抱怨圖書館的煤氣燈有硫磺成分讓書封瓦解,還有某些書蟲不愛吃當代紙張反而偏愛400年前的裝訂背膠,放假時搭幾站火車到宣稱有古書拍賣的鄉間卻碰上大雨折騰,是發現哪個落魄作家的廁所裡竟藏有極可能是啟發莎士比亞劇作的歷史珍本,卻被不知情的家人一頁一頁撕去包便當的痛苦……我在想,為什麼現在看這本書?

可能更想問,為什麼我的朋友跑去開出版社,創社之作選了這本140年前的書?

唉呀,朋友將社名取為堡壘文化,大概比喻出版是人類知識的堡壘,創社第一本書就講1880年書的敵人,但2020年的今天書的敵人有變少嗎?除了蟲蛀火燒水淹的物理之敵,還有更多讓我們遠離書本的虛擬之敵(我個人就有加班手遊追劇之類的)。今天做出版,要面對的環境大概不會比140年前輕鬆,今天當讀者,可能也不會比140年前更幸福──但,應該也沒有更糟糕才對。

這或許是《此乃書之大敵》的言外之意。吧?

/

好啦,《此乃書之大敵》讓我想到書櫃裡另一本「老」書,原著1957年的《帕金森法則》(Parkinson’s Law),作者諾斯寇特.帕金森(Northcote Parkinson)也是英國老紳士、海軍歷史學家、作家。這本小書超爆笑,根本是管理學的黑色幽默

比如「你以為員工愈來愈多代表工作量愈來愈多?真相是人數和工作量沒關係」,「開會時握有有決定權的,通常是整場會議最狀況外的那個」,「辦公室愈豪華公司就愈有問題」,「徵才選才純粹是運氣」。以前在商管雜誌當編輯,每天處理最佳實務成功故事好厭煩,最需要就是這種英國紳士負能量的調劑。

/

網路筆記

←我看了這篇文章,就買了《孔子大歷史》,原來春秋時代的貴族生活是這樣,喜歡這種書。

/

←對於政治正確愈來愈苦惱的我,因為這篇文章得到一些啟發。

/

←獨立書店很大的魅力是舉辦活動,有個緊密的、小小的社群,聯繫某些共同興趣的人,聯繫作者和讀者。但在肺炎疫情之下實體活動停擺,有數位化的可能嗎?

/

←有人說創業幹嘛不殷實經營?這個嘛,畫市場大餅、說服知名創投投錢、然後更多創投投錢、然後公開上市吸股民血。生意是倒了,但目標原本就不是生意啊!高層薪酬領了,豪宅買了、名車有了、金銀珠寶落袋,反手割韭菜,日後再起還可以稱自己是無畏失敗的連續創業家!你殷實賺錢到哪年才能買豪宅對吧?

/

←武漢肺炎傳染到航空母艦,艦長求援卻被革職,我原本站在艦長那邊,但看到最後一篇,立場也動搖了,年紀愈大愈能接受灰色地帶,難說清誰黑誰白。摘錄一段:

「當軍人者,是為了爭取社會認同?全民愛戴嗎?醒醒吧,你們的任務不是要被誰愛,你們的工作就是保家衛國!羅斯福號的大家啊,你們沒有義務要去愛你們長官,你只需要尊重他;你們沒有義務要去愛你們的工作,你只需要完成它;你也沒有義務要去期待長官們該如何愛兵如子,他們只需要公平地對待你、尊重專業並帶領大家完成任務就是了──作為軍人,任務永遠是第一優先……大家當兵應該都很明白,而你們的前艦長就是完全搞錯領導統御的責任與義務!我們怎可以把核動力航空母艦交給這種人指揮?」

/

←本周最被打擊,李屏瑤採訪寫出這麼好的文章,我只能望筆興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