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2020-WEEK19:寫不出來就看書

by 劉揚銘

還在上班時,有一次明明已到截稿日,用盡方法卻無法下筆,心情煩到不行,為了逃避現實,跑到書櫃拿了無關的書,在臉書發了篇「寫不出來的時候,就去看書吧」的廢文,一個人躲進會議室看書。

那天就認真看了一本書,一個字都沒寫,當時看的書已經不記得,後來文章怎麼生出來的也忘了(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用?)印象最深的是幾天後,同事跑來找我:「欸,你上次講『寫不出來的時候,就去看書吧』很有道理,書不就是為了解決人的問題才出的嗎?」

嗯,我只是為了逃避,你的解讀才有道理啊!

寫這篇文章的現在,我也正面臨書稿寫不出來的問題,所以,就看書吧!

本周閱讀《大師熱愛的工作》、《把鬼點子送給你》,這兩本書是我的「工作聖經」,遇到問題時,找他們就對了。

本周閱讀:《大師熱愛的工作》、《把鬼點子送給你》
本周閱讀:《大師熱愛的工作》、《把鬼點子送給你》

/

《大師熱愛的工作》作者是電影製作人川村元氣,製作過《電車男》、《告白》、《桃花期》、《狼的孩子雨和雪》、《你的名字》這些轟動的電影,工作上看似無往不利,卻也面臨對自己的工作方式不安、不滿,很多事情做不好、很多狀況搞不懂,甚至感到人際關係上的壓力。所以他訪談了12位不同專業領域的大師級人物,宮崎駿、篠山紀信、坂本龍一、谷川俊太郎、秋元康、橫尾忠則……問他們「在我這個年紀時,你在想什麼?」

這本書是2017年我最推薦的一本書,看完之後立刻列入書架上的「聖經」櫃位,三不五時拿出來翻,因為太多重點沒法三言兩語講完,所以從來沒有好好整理過──當然,今天也只是順手寫點雜感,沒這麼容易整理給你看啦!

/

電影導演山田洋次說:現代人都渴望有自己的特色,但想學東西時,他會完全忘記自己,先徹底模仿前輩的做法(比如他拍《東京家族》時,有一段完全致敬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連分鏡都一模一樣),換成另一個視角,慢慢找出對方這麼做的原因。藉由這樣學會新東西。

我一直苦惱於寫不出自己的風格,但卻沒想到還有這種學習的方法,是不是也應該嘗試呢?

/

紀實文學作家澤木耕太郎說:許多作家都有自己的專長領域,比如有作家寫山岳,自己也非常有登山的專業,所以寫得出與眾不同的作品;有人寫犯罪,是社會記者出身,非常了解警察、媒體、法律相關流程。但澤木定位自己是「永遠的外行人」也持續想當一個外行人。

他寫《卡帕的十字架》,最後發現,著名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最著名的相片「英勇殉職的士兵」裡的士兵不但沒有死,而且這張照片很可能不是卡帕拍攝的──但他在寫作時一面找專業攝影師問問題,還被攝影師說:「澤木先生,你對攝影真是一竅不通欸!」

外行人有外行人的做法,而且是可以寫出世界通用的一流作品的做法,對目前困擾於寫作的我來說,又是一個新發現!

/

鬼才製作人秋元康對川村元氣說:「你這麼年輕就走紅,是不是想百戰百勝?」

川村:「我通常都說『不想輸』……」

秋元:「這很危險,會讓路愈走愈窄,就像拳擊手互毆時,如果不讓對方先打中自己的側腹,無論有幾條命都不夠賠,怎麼輸也是一種學問,所以,你目前最需要的是成能為傳奇的失敗作品(笑)。」

川村:「我不想(笑)。」

秋元:「假設有兩條路擺在面前,即使再怎麼小心謹慎,覺得千萬不能出差錯而選擇其中一條路,人還是會犯錯。人永遠都無法做出正確選擇,所以,即使走錯路,磨練出糾正錯誤的能力就好。不怕犯錯、不怕失敗,一次又一次重新活過來,偶爾完成一些讓人覺得『那傢伙的右直拳太猛了』的工作,才最有創意。」

思考怎麼輸也是一種學問,輸沒關係,還可以打下去就好,打得下去,鍛鍊出讓人印象深刻的武器,就夠了。

/

天啊,隨便找三篇對談就已經收穫如此深刻,讓我從書稿的泥沼中慢慢脫身,寫不出來的時候就看書,這話果然沒錯。

至於《把鬼點子送給你》是鬼才製作人秋元康的工作學,另一本我在思考工作時的聖經,本周書稿進度落後了,下次有時間再聊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