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2020-WEEK24:素人之亂

by 劉揚銘

標題好像也可以諧音叫做「素人知亂」:正因為是什麼都不懂的素人,才能盡情來亂。

本周讀2012年的舊書《素人之亂》,看完之後,作者松本哉的另一本《大笨蛋造反指南》已排進書單。

《素人之亂》以及年收90萬日圓、周休五日生活的《才不是魯蛇》,果然是我的貧窮聖經。
《素人之亂》以及年收90萬日圓、周休五日生活的《才不是魯蛇》,果然是我的貧窮聖經。

不花錢的現代社會生存術

先聊我和《素人之亂》的緣份,為什麼買這本書。第一次聽到它是朋友推薦,當時跟朋友提到自己的年度目標是:「少賺一點錢,嘗試如何賺最少錢還能生存下來。」

朋友說:「那你可以看一下《素人之亂》這本書喔。」

然後我就買了──才沒有,5年之後我才翻開它!

唉,反正我人生主題就是一個Lag,習慣了。岔題一下,我有個備忘錄是購書排隊表,遇到想買的書就丟進去,但不會立刻買,因為書櫃空間上限200本,閱讀速度慢,又不喜歡囤積東西,買書前都要取捨一番,上個月終於受不了購書排隊表太多看不完,動手縮短清單,結果重新看到《素人之亂》的簡介,覺得很有趣,就買了。

而且買了,就忘了。等網路書店送到便利商店取貨,還想說「啊,我有買這本嗎!?」但人跟書的緣份就是如此隨機,前幾天半夜睡不著,想找本輕鬆的書來翻,書架上最輕鬆的就這本,結果一翻開不可收拾,這麼爆笑精采的胡鬧人生,看來好紓壓。隔天早上醒來就接著看完,是今年來看最快的一本書。

看完這本書,終於知道當初朋友推薦我的原因。在人人追求發大財、害怕貧窮的資本主義世界裡,作者松本哉要告訴大家:窮不是問題,正因為窮,才有自由可以用!(我的超譯)

書裡教大家以超低成本解決食、衣、住、行的方法,但請注意,不是節約、吝嗇、省錢生活這麼小清新的方法,而是「每個月小拖幾天付房租,拖到最後,其實一年只付了11個月房租」的「11個月大作戰」,或是「必殺!露宿作戰:談判房租的能力取決於露宿本領的高低」,如何選擇不容易被驅趕的地點、露宿時最好戴墨鏡讓人分不清你睡著了沒而不敢靠近、用報紙包裹睡袋能有效隔離濕氣和清晨露水、如何使用羽絨外套加睡袋度過北海道零下30度的低溫(危急時可以把車站廁所的木板門拿來燒火取暖)等等……

各種遊走在法律邊緣,白爛、白目、胡鬧的生存手段,是為了警告大家不要輕易跳進資本主義剝削人的循環:你以為上班當社畜、用20年房貸買房、花6年車貸就能得到體面人生,最終只是讓自己更無法離開薪水生活,並且陷入需要更多花費、只能繼續賺更多錢的貧窮人生,還幫資本家得到利益而已。

奴隸就是被賣掉還幫人算錢,算得很開心的一群人啊。

/

不用畏懼貧窮,貧窮才有自由

沒東西吃?那就吃雜草、都市採集、自己種菜自己煮,如果有老家務農的朋友就更好了(請務必打好關係),有可能三不五時收到老家寄來的食物。沒錢旅行?那就用成本最低的摩托車或腳踏車。作者曾用淑女車環繞日本東北地區1500公里,在「淑女車到底可以跑多遠」競賽中榮獲第三名。

再不然,搭便車移動的技能也可以讓你不花錢旅行。請在柏青哥外找尋掛滿贏錢笑容的大叔,並用「我只是想往○○方向走,中途下車也沒問題」這種令人難以拒絕的模糊語氣。反正那麼多車子在路上跑卻只坐了一個人,只要把「去同一個地方→車上有空位→我在走路→載我」這樣正當的觀念植入腦中,搭便車差不多就是新型態的大眾運輸方式了嘛

你說你一個人很窮又怎樣,還不是得在社會裡生活?作者的目標當然不只這樣,從一個人的貧窮,拓展到「創造出包含職場、娛樂場所、住家全都是自己人的自由地帶」過著凡事都能靠自己的自給自足生活,當然必要。

作者從沒落商店街的二手物品店開始,與在地社區建立聯繫,創造出可以維修、交換物品的物資中心,盡量遠離強迫升級、買新東西的消費市場。同時為自己創造工作,打造讓人參與的住宿空間,和鄉里父老一起動手安排娛樂活動,一直到組織抗爭──呃,到底是以抗爭為名的演唱會,還是以演唱會為名的抗爭已經分不清楚了。

作者甚至組黨參選過,是說只要參選,就能在車站前以宣導政見之名,合法大吵大鬧開電音趴體……這麼好用的法律幹嘛不運用,此外,只要提出集會遊行申請,封街辦脫口秀也不是不可行喔!他搞過1萬5000人上街頭的遊行,也搞過號稱大鬧一場讓警察動員維持秩序,結果只來了3個人安安靜靜的懺悔遊行,說是向動員的警察對不起但更惹惱警察了啊!

窮人很慘?沒這回事!我們窮人、笨蛋可不會乖乖聽話。正因為窮,才有反抗的自由,而且自給自足的方法很多,不需要等人施捨,現在就可以捲起袖子用自己的雙手存活,在加上有同伴就更好不過。

/

革命可以很好玩的造反天王

話說回來,作者松本哉真的太奇葩。他在法政大學時就是造反天王,為了抗議學校食堂漲價,乾脆在食堂門口賣100日圓的超便宜咖哩飯表示抗議,打得食堂說不出話。為了抗議學校要求學生下課後別在學校逗留,立刻扛了暖爐桌在校園舉辦煮火鍋抗爭,路過的同學陸續加入,最後陸續帶來冰箱、電視,演變為幾十個人下課來這裡喝酒、醉了就睡、醒來再去上課的生活……

他從高圓寺沒落商店街的「素人之亂5號店」二手商店開始,號召萬人上街頭抗議,迫使政府收回對家電用品的不合理法規。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松本哉有能力把革命搞得像請客吃飯那麼好玩。

松本哉的老爸原本是出版社編輯,有天突然說「我要開始創作」就辭職,讓家庭陷入經濟危機,雖然窮的要命但日子很快樂;老媽則是年輕時就參加左派運動,有天突然說「我要去山裡隱居囉」就跑去鄉下過著自給自足的一人農耕生活。至於松本哉自己,也曾在背包旅行時被搶劫、追打、跨越邊界被逮捕,還因為襲擊校長和企業大老闆的會議現場而被關,並在看守所裡學會更多騙吃騙喝的方法,發現監獄只是住客比較特別的青年旅館。

松本哉說:「現在的社會結構,會讓你賺來的錢花得一毛不剩,直到死掉為止,錢要怎麼花,都已經被企業決定好了。」「困在這個陷阱裡,還沾沾自喜的人,與其說是模範受刑人,不如說是大傻瓜。」

我以前會覺得,那我不花錢也能活就好,但他啟發了我:「如果我們太會節約,甚至宣布一個月五萬日圓也能生活的話,月薪就會被降到五萬吧!這就是提倡節約的危險之處。」

「可是,我想告訴大家,即使完全脫離公司,世上也有一個能讓你生存的方法,所以我們還是趕快從勞動現場逃離,自己創造共同體吧!」

讀這本書的我,還在獨善其身的關卡努力中,以後知道,要往建立共同體的方向前進,請客、吃飯、搞革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