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嗎?我其實不好:2021上半年心靈復健筆記

by 劉揚銘

承認自己不好,需要勇氣。

最近幾個月難熬,自由工作的我解除手邊所有案子、中斷收入,決定用一段無所事事的時間,先把崩壞的身心調整回來。這篇文章是對失敗的回顧。

四月下旬開始覺得狀況不對勁,五月初一個案子收尾,再也提不起勁,肺炎三級警戒後,有整整三個禮拜都在放空──其中兩周遊戲時數共八十小時,正職打電動這樣。之後持續休眠,六月初把最後一個案子交付給同伴(感謝案主與朋友的包容)之後,美其名在家創作,其實是窩在家看電影、小說、打電動、追劇,每天有做兩小時的事就稱讚自己。

五、六月總計休了三十五天假,看了十八部電影和一部影集,遊戲時數超過兩百,還過了三十天從社群媒體離線的日子。生活輕鬆,但不開心。

「我是誰、我在幹嘛?自我質疑。今年只接兩個案子都搞砸,為何這樣?讓大家失望,以後大概無法再接案了吧?」這些感受持續,如何解除還不知道,只確定一件事:目前我需要休息,暫時離開常軌,躲在角落好好安放自己。

等想出來的時候再出來就可以了。

sunset in tainan
年初工作到台南,回程在高鐵拍夕陽,移動太快、鏡頭太暗,景色模模糊糊的,未來像在霧中。是現在的心情。

倦怠、掏空、身心崩壞的半年

能寫這篇文章,敘述狀況,代表已走過最低時刻,慢慢往上爬,可稍微安心。休息兩個月,身體終於再度湧出「想做點什麼」的心情,有動力,能正向看未來。

身為四十出頭中年男子,面對工作把身心狀態搞成這樣,實在很弱,覺得可恥,然而比起有房貸車貸養家活口壓力所以沒有停下的選擇權,還是慶幸自己有機會暫停人生,好好休息(這說出來又更弱了吧,但,也真的慶幸)。

因為自由工作,想停下時可以選擇不接案;日常有儲蓄,有條件暫不擔心經濟來源,一面感到幸運;但另一面也想,上班即使擺爛也可以領薪水(我擺爛過喔),可是上班仍有最低限度的工作要處理,沒辦法像現在完全從工作中抽身,什麼都不顧。

「完全沒工作、不做任何正經、有用的事情」──上次出現這樣的暫停窗口,是九年前辭職離開公司的時候,目前的狀況,也的確讓我想起當年想辭職的感受。上班七年後,因為身體燃燒殆盡、搞壞健康而辭職休息,一年後決定成為自由工作者,至今九年,我所擁有的許多,是休息那年慢慢累積的東西。

如今接案九年,再次感到倦怠想放空休息,可能人生也到了值得第二個退休年,再次進入沉寂累積的時期。想花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做那些單純因為興趣、有趣、一時興起就去做的事情,正經有用先放一邊。二○二二年會是我的退休年,二○二一下半年大概也只留給個人創作。

還是會擔心沒收入,不過花時間做看似無用的事情,鑽研自己想知道的東西,對內容創作者也是必要的累積。我的倦怠感,部分來自掏空,覺得自己已經沒東西好說、沒能力、沒實力、沒專業,想從最根本的地方開始,再次建立起某種程度的自信,慢慢來是必要的吧。

臉書斷捨離三十天隔離療傷

上半年休養時期,特別成功的經驗是「從社群媒體離線三十天」。前陣子十分焦慮,每天在臉書總是看到厲害的朋友又做了哪件厲害的事情,感覺每個人都在前進,停滯與落後的只有自己而已。又是說出來丟臉的事,但我確實在同儕比較之中感到確切的焦慮

就像打遊戲,輸不起就中離,從社群媒體離開三十天,讓我從同儕比較、網路溝通衝突與誤會,還有人際展演的倦怠中解放出來。學會減少發表帶情緒的意見,不倒情緒垃圾給別人,也不收別人的情緒垃圾,離開那些不關心也沒關係的議題,終於不用在臉書、IG裝出一副「我很好」的樣子,坦承最近自己實在不太好。

這讓我輕鬆多了。也才有勇氣回顧上半年的失敗。(ps.三十天社群斷捨離經驗,寫在《數位時代》專欄,參考這裡

中山美穗「你好嗎?」
《情書》中山美穗對雪山高喊:「お元気ですか〜〜」的畫面,讓我想問自己。

表現不夠專業的搞砸案子

今年做垮的兩個案子,自認專業失格,一個讓我身受重傷心有餘悸,一個途中放棄只能找朋友接手。

受重傷的案子,問題出在溝通,也出在專業。案子裡我和許多受訪者聯繫很愉快,成果出來後甚至收到不少信件訊息說內容很棒,感謝這次合作。但其中一個受訪者,聯繫過程一波三折,因為某些環節過去我沒有處理經驗,一開始就讓對方覺得不夠專業,溝通過程雙方累積了許多不滿,最後對方直接批評,而我甚至對案主放話不幹了(我自己都覺得滿誇張的),雖然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完成。

工作不被尊重(後來到了現場我也沒多尊重對方),過程只能用折磨兩字形容,雖然最後內容成果很不錯,但這種「我不喜歡你,也知道你也不喜歡我,但彼此還是秉持專業完成工作」的過程,不想經歷第二次了。

工作是為了自由,為了樂趣,不是為了受苦來換錢,如果想當社畜,去上班就好,不用特別獨立在市場上自己承擔風險。

但,把風險給別人承擔又是另一回事。接案當傭兵,表現不專業,與合作方關係搞壞,都很對不起案主,錯要認。換位思考,想必案主也不想讓我經歷第二次了。

承諾卻做不到的失敗案子

至於途中放棄的案子,表現也不夠成熟。最初承諾的事做不到,只能在完成部分前期作業後,找朋友中途登板救援。案主、朋友都體諒我身心狀況崩壞的理由,但自由工作必須自己調整狀況,自己維護聲譽,病假沒有同事代班也沒有薪水──這是我理解後依然選擇的道路,也是為了確保工作成果是「以自己的名義」而不是老闆的名字,所付出的代價。

但我還是失敗了。

承諾無法兌現,不夠專業,即使同伴與案主對我包容關心,仍然是我欠所有人一次,未來必須還。我在新書寫,工作是不斷欠人情債和還人情債的過程,能欠債是幸福的,但有能力時必須盡力償還。恩必報。

總結連續兩次失敗經驗,讓我重新評估自己未來是否該繼續接案?

目前的我,更在乎對自己誠實,只關心自己的作品,想保證工作的自由,似乎失去接案最初的奉獻精神──以客戶需求為目標,依服務收費的基本。可能我已經無法再當客戶的傭兵,只能為自己的目標而戰鬥,未來得成為一個創作者,而非接案者。或許,從接單代工轉型自有品牌,這是必經的關卡。

花了七年學習當上班族,在企業組織力爭上游;之後又花了九年學習自由工作,在接案賺錢的時間和效率中奮鬥;未來可能還得花更久的時間,學習怎麼當創作者,用內容在市場和讀者的考驗下存活。

跌倒了,會痛,哭一下,療傷,既然躺著了,就放空,休息,試著用倒下的角度看看世界,想想自己。等想起來了,有力氣了,再站起來慢慢走。

人生可能一直像早上醒來那樣想賴床,不過躺久了也不舒服,總是會想出門走走。

「你好嗎?」現在的我其實不太好。
《情書》名場面「你好嗎?」「我很好。」想起這場景的我,現在其實不太好……

以下條列回顧上半年工作──

三月:出版新書後,忽略疲累警訊

  • 出版新書《我喜歡工作,如果可以,不上班的工作更好》
  • 新書宣傳,講座、Podcast、線上對談、直播節目等等
  • 為了賺錢接了兩個案子(沒想到之後都搞砸)
  • 回顧筆記本,三月出現三次身心疲累的警訊,當時沒發現

四月:努力工作,卻感焦慮無比

  • 「工作商談室」個人諮詢服務完成第二、第三次(努力創造自己的工作)
  • 台中新手書店講座之旅(順道去彰化南天宮「十八地獄」旅遊,太好玩)
  • 連續兩個案子做垮,身心非常焦慮
  • 工作會遇到彼此尊重喜愛的夥伴,也會出現彼此踐踏的狀況

五月:失眠低潮,決定放空休息

  • 身心狀況低潮,失眠(如果某件事讓你睡不著,就不應該做)
  • 決定放空休息,停止接案,休息為最優先
  • 兩周累計遊戲時數八十小時,打電動當正職……
  • 社群媒體斷捨離三十天(非常有效,重新決定如何使用臉屬)

六月:漸有動力,心靈復健過程

  • 月底終於有想做點什麼的動力,重新開始創作
  • 慢慢覺得電玩遊戲膩了,重新開始想閱讀、吸收資訊
  • 開始投入尾道相關電影、小說作品
  • 歸納上半年花了四個月的心靈復健過程……

七月回想起,年初已經決定,今年的目標之一是「提升做每件事的品質」,接案時卻好像忘記。回顧工作筆記,今年特別多花時間細心耕耘的事情,自己感覺很不錯,而且也收到好的迴響。用心寫的新書推薦、用力做的日本雜誌整理、持續記錄的專欄文章……花時間才能做出好作品。但接案時,我總是太算計與成本效益,而為了賺錢的工作又占去創作時間,導致焦慮不已。

天真的解決方法是,就別接案了吧,反正接案賺不了多少錢,還不如好好耕耘作品,不以量取勝,追求品質優先。反正前幾年還有多餘獲利的存款,低調一段時間不成問題。品質優先策略能否成功還不知道,但至少身體感覺好,迴響也好,想辦法達成好的循環,比追求效率然後搞得身心俱疲,更有出路也不一定。


發表迴響